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血角海蟒

【書名: 一世獨尊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血角海蟒 作者:月如火

強烈推薦:山村名醫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四爺嬌寵:皇家小福晉快穿之炮灰的開掛人生不死傭兵快穿之不當炮灰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     天冰雪蓮的花瓣一共五片,每一片花瓣都如血玉一般光滑青嫩,握在手心可以感受到絲絲涼意。

    林云把玩一會,就取出一片含在口中。

    沒多久,天冰雪蓮就在口中融化,化為一股股冰涼的靈液綻放出圣輝般的血光。

    林云以龍紋之力,控制這些靈液流入體內,滲透到自己的第一條龍脈上。

    靈液猶如涓涓細流,又像是春風化雨般,一點點不斷滲透進入。

    林云瞧見此幕,心中頓時一喜,有戲!

    以往他服用過的各種療傷丹藥,包括青龍神骨催動的青龍靈氣,都無法真正滲透進龍脈之中。

    破損的龍脈就像是漏斗一般,無論多么強大的靈丹妙藥,都無法真正滲透進去。

    可如今這龍脈卻像是海綿一般,不斷吞噬著天冰雪蓮所化而成的靈液,那靈液滲透進去后粘在了上面。

    時間流逝,不一會,這一片天冰雪蓮就用完了。

    那些殘缺不堪的龍脈,奇跡的愈合起來,許多只剩下一絲絲血線相連的缺口。伴隨著血光的噴涌,像是斬斷的血肉一點點彌合。

    真有效!

    林云見狀大喜,趕緊將剩下天冰雪蓮盡數吞服,等到四片天冰雪蓮全部煉化后。

    原本斷裂殘缺,完全無法使用的龍脈,經過四片天冰雪蓮的韻養后。第一條龍脈已然恢復的差不多了,林云稍稍嘗試了下,發現修為大約恢復到了龍脈一重境的地步。

    只是龍脈缺口還在,動用龍元時依舊頗為痛苦。

    “剩下的傷勢,使用青龍神骨應該能慢慢恢復!绷衷菩闹邪档。

    當林云使用最后一片天冰雪蓮,去治療第二條龍脈時,卻發現效果不再如最初那般明顯。遠遠達不到,立竿見影的程度,至少需要十片天冰雪蓮,甚至更多。

    林云倒也沒有煩躁,這事情也急不得。

    當初連番透支肉身極限,先后祭出至尊星相和蒼穹圣衣,一時半會就想恢復到巔峰也有點太過奢望。

    以青龍神骨韻養龍脈三天后,林云離開流空島,他如果只使用一條龍脈的已無任何桎梏。

    雖說和巔峰沒法比,可也不在如最初那般麻煩,之前他修為近乎全廢。

    ……

    浩瀚無盡的江面上,是不是有巨浪驚天暴起。

    天域邪海幾乎無邊無際,在這兇猛的海面上,此刻正有一道人影緩緩的立在海面上。

    白衣人影手持洞簫,一邊吹奏著天籟般的音符,一邊隨波逐流。他看似一動沒動,可身形卻隨著波浪,以極為恐怖的速度前進。

    不用說這人影自然是林云了,無論浪濤如何洶涌,林云一人一簫,始終沉穩如山。

    他離開流空島已經過去七天時間了,七天時間也沒有浪費,白天黑夜都在吹奏鳳凰詠心曲,磨練自身心境和三品圣玄師的魂力。

    鳳凰詠心曲相當于功法一般,是鳳凰神族的不傳之秘,少數可以修煉精神力的秘術。

    轟隆!

    此刻,前方數千里外,黑云凝聚,電閃雷鳴。

    海面狂暴無比,大浪在起伏間像是高達數百丈的城墻,磅礴巍峨讓人顯得極為渺小。

    林云遠遠的看了眼,大海中遇到這種情況很常見。

    就算是普通的海洋,也會有極為恐怖的風暴,何況這片海域還是自古流傳的邪海。林云也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天氣,大部分情況下,他都會選擇直接避開。

    因為一般情況下,風暴里面肯定有妖獸存在。

    天域邪海中生死境的妖獸并不少見,林云還沒自大這個地步,一個人跑過去送死。

    “那是?”

    就在林云準備繞開時,他在風暴中隱約見到了一艘船。

    與顛簸的海浪相比,那艘船顯得極為渺小,仿佛隨時都會被海浪直接撞碎。

    可別小瞧這些海浪的沖擊力,看上去就極為恐怖的浪濤,在海面之上可能延綿萬里,沖擊力之強可直接將龍脈強者撞成重傷,甚至直接撞死都有可能。

    林云左右雙眼中,分別有日月綻放,下一刻神龍之眼催動。

    遠處畫面頓時看到清晰了許多,海水下方似乎藏著一頭十分恐怖的妖獸,那艘船懸掛的則是圣音閣的標志。

    “江湖未免太小了點吧!

    林云收回神龍之眼輕聲自語。

    之前林晚邀請他時,他說有緣再見,這才過去小半個月就又見了。

    唰!

    思索片刻,林云將紫玉神竹簫收好,以風雷意志裹挾自己,化為一道電光沖了過去。

    風暴中心。

    屬于圣音閣的樓船,顛簸在浪濤之間,樓船中的陣法早已啟動,否則早就被掀翻了。

    海面下,游動著一條條黑色的海蟒,那些海蟒身軀龐大不斷游動。攪動出數不清的漩渦,漩渦帶著強大的撕扯之力,使得這樓船怎樣都無法離開這片海域。

    時不時有海蟒沖出水面,朝著樓船直接撲了過去。

    吼!

    當這些海蟒沖過來的剎那,船上很快就響起各種音符,那些音符化為種種異象;蚴歉呱,或是狂風,或是閃電,將這些海蟒震退回去。

    那些音符攻擊力很強,合奏之時,更是威力大的離譜,顯然船上應該是有陣法加持。

    只是海蟒重新沉沒下去時,各種音符攻擊難以滲透海底,而船上圣音閣的弟子又沒有能力獨自出擊。

    面對這般持續侵擾,處境顯得極為不妙。

    船首上林晚和洛書遺并肩而立,二人臉色都不太好看,居然在天域邪海遇到蟒群了。

    海蟒算是相當少見的妖獸,可一旦出現,必然是成群結隊。她們所走的這條海路,尋常情況下都極為安全,很少聽說出現海蟒。

    “林師姐,現在怎么辦?”洛書遺在一旁道。

    林晚道:“兩個辦法,第一個就是等,至多兩天時間肯定有商船經過!

    “兩天時間啊,可萬一沒等到怎么辦,我們倒是可以走,這些師妹們……”洛書遺輕聲嘆道。

    她和林晚的實力,都擁有媲美龍脈四重境的修為,尤其是林晚遇上龍脈五重境的修士也無懼。

    若是一心要走,顯然是可以離開的。

    可沒有樓船保護,其他師妹肯定難逃蟒群追擊,怕是兇多吉少。

    “第二個辦法呢?”洛書遺道。

    林晚眼中閃過抹寒芒,沉聲道:“殺了那頭霸主級海蟒便好!

    她的目光看向

    遠處,在遠處海面風暴中,藏著條黑色的海蟒,盤旋在半空中。

    附近這片海域的風暴,就是它弄出來的,那是一只龍脈七重境的霸主級妖獸,統轄著一百多條海蟒。

    若能將其斬殺或者重創,其他海蟒自然會一哄而散,和狼群一樣的道理。

    洛書遺臉色一白,方才她們合力操縱樓船,強行闖進那片風暴,可依舊難以傷到那條海蟒。

    那條海蟒很可怕,頭上已經長出血角,有進化成龍蟒的趨勢。

    洛書遺思緒變化,很快做出決斷,道:“走吧!

    看似兩個選擇,實際只有一條路可以選,她和林晚都不可能丟下船上的其他師妹獨自離去。

    唰!

    林晚和洛書遺交代一聲,同時橫飛出去,朝著海面上那片黑色的風暴沖了過去。

    “師姐,小心!”

    船上剩下的眾女,紛紛囑咐道,她們神色很緊張?梢踩莶坏梅中,樓船附近海面下,還有諸多海蟒存在,稍稍分心整個樓船都得被掀翻。

    林晚懷抱琵琶,洛書遺手持玉笛,兩道身影眨眼之間就來到了那片風暴中。

    風暴中心,海面上一條長達數百丈的黑色海蟒,身體一圈圈的盤踞起來。

    鏘鏘鏘!

    林晚率先發起攻勢,她玉手彈著琵琶,在頃刻之間就彈出節奏極其迅猛的曲調。

    數不清的音符從其指尖飛出,那些音符回蕩在天地之間,一個個都像是鐵血殺伐的無情戰士。洛書遺的曲調則溫婉許多,碧水滔滔,那些音符如水一般在海面上衍化成一尊長達百丈的女性身影。

    那人影泛著一道微光,仿若神祗一般,優雅,高貴。在笛音的操縱下,抬手泛起數十道水浪,朝著血角海蟒殺了過去。

    水浪在半空中不斷蠕動,而后漸漸飽滿充實,變得擁有神韻,然后化作一條條水龍。

    咔擦!

    數十條水龍呼嘯而至,所過之處虛空炸開一道道裂縫,每一條水龍都蘊含著極為可怕的龍威。

    血角海蟒冷眼看著二女,一對魔瞳深處,涌動極為邪惡的貪婪之色,像是打量著某種天材地寶一般。

    砰!

    血角海蟒身軀直接彈開,猶如龍尾一般橫掃出去,那數十條水龍頓時一觸即潰。

    吼!

    它張開巨口,發出一聲巨吼,隱隱約約間竟然有極為純正的龍吟。

    咔擦!

    林晚以音波衍化的巍峨大軍,在這音波之下,猶如沙土一般腐化。

    這太強了吧?

    二女眼中都閃過抹驚異之色,這是一頭擁有龍之血脈的海蟒。雖然血脈稀薄,可的確是貨真價實的龍族血脈,只是顯得極為邪惡和陰冷。

    “本王正愁你二人逃跑,集不齊晉升的材料,沒想到你兩主動跑上來了!

    血角海蟒冷冷的道:“那就給本王過來吧!”

    它發出極為沙啞的嘶吼,爆發出恐怖的力量,瞬間就有無形的威壓落在二女身上。

    兩人臉色大變,下一刻有水浪呼嘯而至,卷著二女朝血角海蟒的口里涌去。

    林晚和洛書遺頓時心中一沉,都沒有想到這血角海蟒如何恐怖,它似乎和其他霸主級妖獸不太一樣。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一世獨尊相鄰的書:與權謀史上最強大善人妃傾天下喋血女修:搶個天尊當老公任務獎勵我不要了女神的煩惱武行天下一等家奴總裁的代孕寶貝魔獸之狂亂貴公子貼身寵妻:老公不乖跪鍵盤重生之平安的小日子
捕鱼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