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平天下(大結局)

【書名: 明朝敗家子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平天下(大結局)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山村名醫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快穿之養老攻略混元修真錄[重生]我是大反派[快穿]末世炮灰養娃記不死傭兵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     自宮中出來。

    闊別已久的京師依舊還是繁華熱鬧。

    這一年多的西征,以至于方繼藩坐在馬車里,都難尋覓到回家的路了。

    好在……他有車夫,車夫是個精壯的漢子,為啥很精壯,方繼藩自己也不知道。

    坐在馬車里,自玻璃窗外掠過的,乃是熟悉又陌生的街景。

    方繼藩盡量放松下來,難得的小憩著,因為他知道,當馬車抵達終點時,將會有數不清的人……要拜會自己。

    如方繼藩所想象的一樣,昨夜便報知了方繼藩將回京。

    于是……今日……朝廷各部堂,竟是一下子告假了一大半人。

    以至于今日蹦蹦跳跳前去當值的大臣,一看到這冷清的部堂,頓時心情便不好了。

    難怪這些年仕途不順哪。

    敢情他們……都是一伙的。

    告假的名冊,密密麻麻。

    從部堂里的部首尚書,到侍郎,到主事,哪怕是最底層的觀政,方知平日沒注意,好家伙……這才幾年的功夫,部里居然都是方繼藩的門生了,亦或者……方繼藩門生的門生,更甚的是……門生的門生的門生,竟也開始步入了廟堂。

    師從何人,此人又師從何人,這等師生的淵源,平日里不顯山露水,今日一看,直看得人頭皮發麻。

    而今……攝政王回京。

    朝野震動。

    攝政王自宮中出,至西山。

    西山已是人滿為患,人們肅穆而立,翹首以盼。

    這是自己的恩師,是自己的師公,是自己的師祖。

    沒有自己的祖先,就不會有自己。

    同樣的道理,沒有這位大宗師,是斷然不會有自己的。

    方繼藩對于他們而言,便是精神上的父親。

    所謂師承,便是如此。

    馬車一至,居然無人喧嘩,甚至人流自動讓出道路,人們默默的行了師禮。

    方繼藩落地,看了眾人一眼,只覺得心煩意亂。

    門生這個玩意,最不好的地方就如同灰指甲一樣,總是一個傳染倆,自己真正的門生,不過六七人而已,可自己的門生,哪一個不是獨樹一幟?他們的弟子有多少,方繼藩勉強還能算得出,可弟子的弟子呢……那只有天知道了!

    方繼藩看著烏泱泱的人群,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這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

    于是收回目光,疾步進入了自家的宅邸。

    好在……徒子徒孫們很有素質,并沒有沖進宅邸去。

    只各自默默的行了禮,而后久久凝視著方繼藩高大的背影。

    偶爾……倒是有人低聲竊竊私語。

    “師公不喜熱鬧,才會不發一言,師公如此,實是令人欽佩,他這是要告訴我們,人切切不可浮躁,無論為人處事,要耐得住寂寞!

    有人若有所思,慢慢的領悟著方繼藩的言行舉止,不禁發出了感慨:“師公就是師公,師公的情操,實在令人高山仰止,只怕我永遠也達不到他這樣的境界!

    …………

    而此時,在宮里的朱厚照,正擰著眉心看著堆積如山的奏疏,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

    方繼藩才剛走,他便開始有些想念老方了。

    若不是他請辭,朱厚照只恨不得將這些奏疏統統送到方繼藩的面前去。

    此刻,他腦海里,不禁的想到了內閣,內閣為何增設人手還是不夠呢?說到底,是最終的批紅權還在他的手里。

    普天之下,只有皇帝才手握乾坤,獨斷專行。

    朱厚照細細想下去。

    可是……如此繁雜的事務,皇帝已無法處置了,只怕勤政的太祖高皇帝再生,怕也無法處理當下之事。

    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大多數的批紅權力送到臣子們的手里。

    只是……重點來了,臣子們如何才值得信賴呢?

    倘若出現了王莽,出現了曹操,又當如何?

    朱厚照眉頭皺得更深了,他下意識的想到,若是放權,就必須得理清皇帝應當抓住哪一部分的權力,能給內閣的……將又是哪一部分的權力。

    獲得了批紅之權的內閣……亦或者是其他人,又當如何去制衡他們,令他們無法作亂。

    朱厚照其實很清楚,自己遲早是要解決這個問題的!

    下意識的……

    他覺得口中饑渴,于是道:“來人!

    “奴婢在!

    此時,躡手躡腳進來的,竟是個面生的小宦官。

    朱厚照皺眉:“劉伴伴呢?”

    “方才告假了!

    “病啦?”

    “劉公公的干爺爺回京了,他……他告假去拜望!

    朱厚照舒了口氣。

    人有孝心,還是好的。

    朱厚照還是覺得有些不對:“那么周大用呢?”

    “他也告假了!

    朱厚照眉一皺:“沒聽說過他竟也是老方的孫子?”

    “不……”小宦官可憐巴巴的道:“周公公他……他……他是劉公公的干兒子,因而……論起來,他是攝政王殿下的曾孫!

    可這還是不對勁呀!于是朱厚照:“陳煌,吳喜,江大遷,他們……”

    他一連的報出了許多個名字。

    小宦官張口想說點啥。

    朱厚照倒是突的擺擺手:“罷了,你不必回答,朕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們一定不是老方的曾孫,就是玄孫,那么……”

    朱厚照凝視著這小宦官,眼中多了幾分考究之色:“那么你呢,你咋不是?”

    這么一問。

    這宦官頓時要哭出來了!

    感覺自己經歷了當初被閹割時起的第二次侮辱!

    他苦著臉,磕磕巴巴的道:“奴婢……奴婢夠不上,奴婢既愚笨,又不曉事,資歷還淺薄,他們……他們不帶奴婢玩兒的!

    朱厚照呼了口氣,竟是覺得哭笑不得。

    可隨即……卻是哈哈大笑起來:“有趣,有趣,難怪老方這狗東西一回來就心急火燎的要請辭,只怕這個時候,他是怕的要死,早恨不得躲起來了!哎,他把朕想的太輕了,朕用他,就不疑他!

    接著,恢復了少年的姿態,唧唧哼哼起來,口里念念有詞。

    見這小宦官還跪著,便道:“去給朕斟一盞茶來,趕緊吧!

    小宦官笨手笨腳的站起來,忙去斟茶,戰戰兢兢,手忙腳亂的樣子。

    這令朱厚照終于意識到,為啥這宮中上上下下沒人帶他玩了,這人腦子有點問題呀。

    朱厚照不再理會他,繼續托腮,陷入沉思,想著剛才還沒想好的問題!

    如何制衡……那些獲得了批紅的閣臣呢?

    單憑新軍,亦或……廠衛?

    不不不……

    還是有些不妥。

    將來……這個,怕還是需問問老方才好。

    哎……為啥又是老方?

    ………………

    蒙學里的孩子們,總是最單純的。

    昨日蒙學放假一天。

    至于原因,卻是有些荒唐。

    因為幾乎所有的蒙學先生們……聽說十之**,都跑去了西山。

    聽說是大宗師回來啦。

    今日……先生終于神采奕奕的又出現在了課堂。

    看著這一群孩子,先生緘口不言昨日去見大宗師的事。

    似他這樣身份,怕是連徒孫都夠不上。

    可……遠遠眺望到了大宗師的背影,還是讓先生受用無窮。

    先生高坐,手持戒尺,左右逡巡著一群正襟危坐的孩子們。

    而后……他徐徐道:“今日……熟讀一篇文章……此文……乃禮部郎中劉儀所作……《記吾師公》,爾等好生熟讀!

    “來,二虎,你起來。先讀一遍!

    一個孩子,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翻開了課文。

    接著磕磕巴巴的念道:“吾師公方繼藩也……少敦敏,成而聰明……”

    他搖頭晃腦的念誦著。

    先生聽著如癡如醉,仿佛通過這一篇文章,便想到了自己的師公。

    待這孩子念完,先生便問:“聽的懂里頭的意思嗎?”

    孩子們眨眼,表示個個不解。

    他們畢竟還是太年幼了。

    先生嘆息道:“這里頭所記的,不過是一件區區小事。即大宗師四歲時,給父親洗腳的小故事,大宗師是何等人,他打小便懂得孝順的道理,你們呢?”

    于是孩子們都露出了羞愧之色。

    先生似乎開始感慨起來:“所謂三歲看大,七歲看老,雖是區區為父滌足,可大宗師此后的人生軌跡之中,譬如為鄰人劈柴,扶老婆婆過路,見美貌女子而坐懷不亂,入仕為官之后,以蒼生為己任,心懷對黎民百姓的愛護之心。以至此后輔佐天子,治國平天下。更是教書育人,桃李滿天下。這些……就都不奇怪了!

    “大宗師是你們的楷模,他四歲時尚能做這么多的好事,再看看你們,都已七八歲了,可曾為父親滌足?哎……孺子不可教也。我讓你們熟讀背誦,便是要讓你們將這‘小事’牢牢記在心里,要做一個大宗師這般的人!

    孩子們只好應道:“學生謹記了!

    先生微微皺眉,見有許多孩子依舊是不在乎的樣子。

    不過這可以理解,畢竟……孩子們還不懂事嘛。

    作為一個合格的先生,他是很有耐心的!只見他微笑,手持著戒尺,在另一手的掌心拍了拍,不疾不慢的道:“將來要考!”

    …………

    全書完。

    明后天還會有完本感言,嗯,會有一些關于本書的脈絡,還有完本的一些話。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捕鱼王下载